女性全职带娃艰难

2020-01-23 10:00栏目:社会

  2016年,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和读者见面,其后销量飙升,仅在韩国就突破百万册,成为现象级畅销书。2019年,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一举拿下当周韩国票房冠军,仅8天时间就收回了制作成本。

  如果从小说的文学性和电影的艺术性衡量,平心而论,我只能给出一个中档的分数。赵南柱希望塑造的金智英,也本就是一个每天你会迎面遇到的普通女孩。不过,一进入公众视野,金智英很快就跳脱纸面和银幕的角色,上升成为众多男性眼中的一个女权象征,继而引发两性之间的对立和攻击,战火连绵,大致画面请自行脑补那幅《自由引导人民》。

  《82年生的金智英》从全职妈妈金智英的精神异常讲起,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各方的压力让她感觉身处迷宫,找不到出口,出现犹如“鬼上身”的异常症状,家人才开始关照她的内心世界,进而揭开她的成长经历中,身为女性所遭遇的种种不公正。

  在原生家庭里,弟弟最受宠爱;进入学校,被男生欺侮也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步入职场,很难得到公平的发展和晋升机会;选择辞职,回归家庭,则成为公婆和老公眼中理所应当的万能主妇;忍气吞声,埋葬自己的理想,在日复一日的机械重复中努力做个好妻子、好母亲,可惜在外人看来,却不过是一只游手好闲的“妈虫”而已。

  “妈虫”这个2014年出现在韩国的新词汇,用以贬低无法管教在公共场合大声喧闹幼童的年轻妈妈,也用来贬低没有收入,在家带孩子的全职妈妈。“妈”和“虫”的并列,将母亲崇高的哺育者形象拉下神坛,这种落差激发赵南柱写下了金智英的故事,她身上汇聚了千千万万女性在生命历程中,曾遇到的一系列由性别带来的问题。将这些问题全部集中在金智英一个人物身上是否合适,表现手法可以探讨,但这些不公正现象的存在是不容否认的。而这种浓缩加工,让金智英的生活在很多男性看来,就像一篇宣示女权的战斗檄文,于是硝烟四起。

  韩国某女星因在粉丝见面会上表示自己阅读了《82年生的金智英》,被男粉丝作为女权主义者攻击讨伐。而改编电影从筹备阶段开始,就饱受争议,陷入舆论的旋涡。郑裕美宣布出演金智英后也曾遭到谩骂,很多男粉丝表示脱粉。随着事态的发展,甚至还有男性向青瓦台请愿,希望阻止电影上映。直到电影定档,也未能平息这场闹剧,在韩国用户最多的电影网站上,影片上映前还遭遇了男性观众的恶意差评。

  其实相比小说,电影已经温和得有些不像话。韩国电影最擅长浪漫故事的“仙”和现实题材的“狠”,但是这一次相当含蓄。虽然小说中的主要的事件都还在,可孔侑饰演的丈夫却完全是暖男人设,有时候反倒显得金智英有些“作”。影片最后的美满结局可以看出,创作者尽力用普通家庭的温情外衣,遮蔽了原著小说的刀尖,这种妥协大大削弱了批判的战斗力,毕竟在小说的结尾,金智英还是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前途未卜。然而,即便对故事做了软化处理,仍然不能阻止《82年生的金智英》从现象级上升为“运动”级,这其中有多荒谬,就有多现实。

  从近处着眼,韩国、日本、中国这三个东亚国家,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对女性的终极定位就是作为男性附庸的贤妻良母,这种思想至今仍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两性的社会分工。日剧《昼颜》中有段表述,“婚姻就是用失去热情来换取安稳,过了三年丈夫只会把妻子当成冰箱一样对待,打开就有吃的,坏了也不去维修”。

  而对于女性在社会中角色的成见,其实并不局限于东方或西方,也不因国家发达而彻底消泯。美国电影《婚姻故事》当中,妮可的离婚律师也是一位母亲,她告诫妮可千万不要当庭陈述自己的缺点,人们不会接受一个有瑕疵的母亲,但可以接受不完美的父亲。追根溯源起来,圣母完美无瑕,以完璧之身诞下耶稣,而作为父亲的上帝甚至不需要出现。

  包括凯特·布兰切特和凯拉·奈特莉等在内的多位公众人物,都曾在被问及如何兼顾事业和家庭时反问对方,如果受访的是男性,是否还会问他们这个问题。时至今日,如果我们为性别差异的存在还要扯上一块遮羞布,拒绝讨论,是不是可以视为文明的倒退?

  近年来韩国女艺人被压榨、欺凌甚至自杀的新闻频出,而更多问题的发生是没有国籍差别的,女性被家暴、性骚扰,遭遇职场的不公,产后抑郁,丧偶式育儿……种种问题引发女性身份的焦虑形成一系列的女性话题,它们也成为影视剧的表现题材。

  高分日剧《坡道上的家》以一位全职妈妈将孩子溺毙浴缸的案件为线索,讲述女性在结婚、生育的变化过程如何逐丧失信心,也揭示了这其中,社会和家庭其他成员如何为悲剧的幕后推手。

  我们的家庭剧近年也不乏类似问题的切入,《我的前半生》中子君的生活就是一例,结婚时老公的承诺让她满心欢喜地做了全职主妇,等她在金丝雀般的生活里慢慢退化,两人渐行渐远,婚姻亮起红灯,再追究当初那句“我养你”的过错也于事无补了。这些作品的出现应该和《82年生的金智英》一样,被视为对当下社会问题的关照,而不应该片面地将女性的觉醒等同于强权。

  韩国有男性网友仿照《82年生的金智英》写了一部《90年生的金志勋》,大吐男性的苦水,比如强制服兵役、买房买车、出钱办婚礼等等,是一种针对“金智英现象”的男性受害者设定。相爱相杀的男人和女人,一生中都要承担不同的角色,有时都要同时承担几个角色,谁比谁的角色难度更高,不应该是争斗的焦点。女性全职带娃艰难,还是男性赚钱养家辛苦?如果两性都以受害者的心态自居,固执地呆在一架天平的两端,对立地看待彼此的职责和义务,那么一端的抬起势必造成另一端的下沉。但如果思路拓宽一些,走下天平,两性也就不再禁锢于争抢切分同一块蛋糕的狭隘处境。毕竟人类的生息繁衍,社会的形成发展,不是靠男性和女性你死我活的竞争来实现,而是两者共同努力的结果。不过达成这样的共识,可能必须经过争斗,需要双方都经历疼痛作为代价。

  金智英引燃的战火让我们再次看清,两性的生存空间都需要维护,委屈了哪一方,必然会给社会发展带来新的问题,这不是宣传口径可以遮盖,也不是舆论争个高下就能平定。近年来,韩国结婚率和生育率逐年下降,是否传递出女性自觉的某种信号?希望这也将是人们直面问题并着手解决它的开端。

今日相关新闻

  • 所举报投诉问题均已转由相关省份限时核查
  • “化干戈为玉帛”始终是中华民族的美好愿望和
  • 老实忠厚的人有脾气
  • 应当具备《种子法》第二十九条规定的条件
  • 高达15-25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