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为看到@新华网:【国学大师胡适:为国家做

2020-05-18 04:59栏目:财经

  准确的说法是,胡适不只是蒋介石的御用文人,而且是蒋介石的雇佣打手。现在从台湾解密的档案,就蒋介石和俞國華的密电,可以查实的有给胡适的9次,每次是5千美金,共有4万5千美金。

  鉴于太多人把胡适作为独立知识分子的典范,作为自由主义者,我写过《在独立的知识分子和御用文人之间错位的胡适》等多篇文章,指出“独立知识分子的独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舍不得付出代价,就只能舍弃独立”。

  而在我知道胡适从蒋介石手里秘密拿钱后,我写了《胡适不只是御用文人而是被雇用的打手》鉴于有人指责我“你用稗官野史黑胡适收钱”,再一次转发下面的文章: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看到@新华网:【国学大师胡适:为国家做诤臣,为政府做诤友 】准确的说法是,胡适不只是蒋介石的御用文人,而且是蒋介石的雇佣打手。

  现在从台湾解密的档案,就蒋介石和俞國華的密电,可以查实的有给胡适的9次,每次是5千美金,共有4万5千美金。

  蒋介石日记:【对于政客以学者身份向政府投机要胁,而以官位与钱财为其目的。伍宪子等于骗钱,左舜生要求钱唱中立,不送钱就反腔,而胡适今日之所为,亦几乎等于此矣,殊所不料也。总之,政客既要做官,又要讨钱,而特别要以“独立学者”身份标榜其清廉不苟之态度。甚叹士风堕落,人心卑污,今日更感蔡先生之不可得矣】。

  日记虽然写在1958年,不能说当时蒋介石就是已经认为胡适是【不送钱就反腔】和【要做官,又要讨钱,而特别要以“独立学者”身份标榜其清廉不苟】。

  但我们可以从蒋介石给胡适钱的时间看,蒋介石想要胡适为他做什么,和胡适为蒋介石做了什么。

  胡适受聘于普林斯顿大学葛思德东方图书馆年薪是5200美元,而现在能够查到的:1951年至1955年间蒋介石透过俞国华向胡适送过9笔钱,每次5000美元;一共是4万5千美金。

  1951年6月,因刊出夏道平執筆的社論政府不可誘民入罪,情治人員就闖入雜志社自由中国,逮捕一編輯,並留下三名特務予以監視。

  可以说第一笔钱并不是为了自由中国事件,但雷震,蒋廷黻、顾孟余、傅斯年和胡适等的活动,如组党等早经引起蒋介石的警惕;因此蒋介石秘密给胡适钱,当然不是出于友谊,而是政治需要。

  【1951年8月15日,胡适致函雷震,对军事机关干涉台湾表示不满,他在信中说:我因此细想,《自由中国》不能有,不能用负责态度批评实际政治,这是台湾政治的最大耻辱。

  我正式辞去发行人的名义,一来是表示我一百分赞成《不可诱民入罪》的社评,二来是表示我对于这种军事机关干涉的抗议。

  这是我看到过的最滑稽,也最无耻的声明,“自由中国”又不是蒋介石政府的刊物,发行人也不是蒋介石给的官衔;抗议政府的干涉应该是坚守岗位。发行人不是蒋介石给的,在蒋介石打压“自由中国”的同时,辞去发行人就是釜底抽薪,临阵脱逃。就是配合蒋介石打压“自由中国”。

  如果胡适真的是想【表示我对于这种军事机关干涉的抗议】。把蒋介石送的五千美金摔到蒋介石脸上,这才是有骨气的抗议。

  52年11月19日胡适会台湾的公开演讲:现在,我想借这个机会请雷先生、毛先生以及帮忙《自由中国》发展的各位朋友们,解除我这个不负责任发行人的虚名,另举一位实际负责任的人担任,我希望将来多作点文章,做编辑人中的一个。我为什么有这个要求呢?我刚才说过,是要自己争取的。争取自由是应该负责的。我们在这个地方,话说错了,要负说错话的责任,违反了国家法令,要负违反国家法令的责任;要坐监的,就应该坐监,要罚款的,就应该负罚款的责任。

  胡适拿了蒋介石的钱,告诉自由中国的同仁:【话说错了,要负说错话的责任,违反了国家法令,要负违反国家法令的责任;要坐监的,就应该坐监,要罚款的,就应该负罚款的责任。】

  吴国桢已经和蒋经国闹翻。1953年4月,吳國楨辭去台灣省主席一職,蔣介石任命俞鴻鈞接替吳國楨。1953年5月24日,吳國楨夫婦得到邀請前赴美國講學開會,蔣經國、陳誠到機場送行。吳的老父與次子吳修潢卻不能同行,必須留在台灣作人質。

  1953年7月17日、1954年5月1日、1954年9月3日、1954年12月6日,钱给的突然密集,一共是二万美金。

  1954年6月,吳在美國《Look》雜誌,用英文發表《在台灣你們的錢被用來建立一個警察國家》的文章,1954年8月3日胡適去信譴責吳國楨,8月16日,胡適在美国《新领袖》杂志以英文发表文章《台湾有多么自由》。

  当年台湾最大的政治冲突就在于蒋家王朝的独裁政权的建立。帮助蒋介石清除了的派系。能够去台湾的多是蒋介石的嫡系,蒋介石有了独裁的本钱,而在俄国十几年的蒋经国,总结失败的教训,下决心学俄国的特务治国。

  朝鲜战争后蒋介石知美必需依靠他,不需要民主倾向的雷震吴国桢孙立人等装门面,也为给传位儿子清除绊脚石整肃老臣;雷吴孙都是因和推行特务统治蒋经国的水火不容被整肃,胡适为蒋家王朝擦鞋站在民主的对立面帮蒋迫害。公开拿钱是御用文人,秘密拿钱是雇用打手 。

  在任何情况下,他都没有成为蒋总统的继承人和继承者。在政界,他在政府中没有一席之地,不能发挥重要作用,他确切的位置是他父亲忠实的听差;在军界,他不受欢迎,而且也绝对没有宪法或组织上的渠道能成为他父亲的继承人和继任者。

  胡适这番对蒋经国的吹捧迹近肉麻,他说:在任何情况下,他都没有成为蒋总统的继承人和继承者,绝对没有宪法或组织上的渠道能成为他父亲的继承人和继任者,言之凿凿,不容置疑。但事情的发展却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也对他形成了绝妙的讽刺,因为,后来的结果表明,吴国桢说的对,蒋经国顺利地接了蒋介石的班,当上了蒋家王朝的当家人。胡适这番话不仅没能驳倒吴国桢,反而成了他自取其辱的实实在在的证据。

  如果蒋介石给胡适一个什么顾问,委员,高参,再以工资,车马费,补助给胡适钱,胡适最多被责备为蒋家王朝的御用文人,而蒋介石不给胡适一个名分,秘密的给钱,就是雇用一个披着独立知识分子的外衣的打手。

  胡适对日记有异于常人的喜好,出版过胡適日記全集共10冊。而胡适对拿了4万5千美金的事一字不提,也严格保守秘密。

  如果当时雷震等知道胡适秘密的从蒋介石那里拿钱,如果吴国桢知道当时的胡适说台湾多自由时,是从蒋介石那里秘密拿钱。可以想象的出来会是什么境况?

  反常的是,蒋介石秘密给胡适4万5千美金,隐瞒了半个多世纪后被曝光,竟然无人写文章研究,只看到几个不知名的人物用胡适的经济困难给洗地的;这么多搞胡适的学者,这么多推崇胡适的公知,如此重大的历史事件被揭露,怎么都没声音了?

  公知编造的胡适死后只有125美元被成千上万的转发,骗子和痞子能够横行是今天中国的悲剧。

  胡适死前一年的话:“我准备一点钱给我的太太身后用的,这些钱足够她身后的费用。我只有七八千块的美金是交给高宗武给我经营从来没有结过账”

  胡适遗嘱指定4个朋友负责他遗产。如果胡适线美金,还不够给写遗嘱的手续费和律师费。

  胡适日记出版了十本,而胡适对蒋介石从51年到54年九次给的4万5千美金一字不提,不只是说明胡适的日记是为了出版给别人看的自我宣传,可信度存疑,也说明给钱的事胡适是多怕别人知道,日记是受法律保护的,胡适也不敢写在日记里。

今日相关新闻

  • 复工的餐企生存现状也出现一定程度分化
  • 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
  • 虽然摩根大通上一年收获了大丰收
  • 反向亦帮助企业服务商获取精准的意向客户
  • 则可能意味着一些获利者要套现